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6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知道……”安久左右摇摆着头,“我快死了……”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会就快死了。”傅臣商轻声,手指拂叶穿,半根没幽径之后,然后立即被湿湿的两瓣紧紧吮住,如同婴儿的小嘴,令他脊背发麻,身涨得疼痛已。

如久旱逢雨般,安久遵从本能挺了挺腰,想要更多……

傅臣商低咒声,额头滑滴汗珠,差多了吧?再继续忍耐去他就要引火自焚化为灰烬了。

感觉他走手指,瞬间安久觉得整个身都空了,波又波深骨髓的干渴让她嗓发干,难受极了,用手背覆着眼睛,噎噎地哭了来……

这家伙,粗暴的时候是欺负,温柔起来更欺负人……

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傅臣商单立在沙发面,另只膝盖***她的间,扶着早已无法忍耐的炙热蓦然沉腰身挺|她的内。

“嗯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如同原本慢悠悠前行的小溪陡然遇到断崖坠瀑布,惹得安久叫了了声,颤抖着身,低低啜泣着。

与此同时,他亲吻着她的眼睛,被紧紧包裹的快感脊令他的背蹿过道又道电流,声音异常沙哑地在她耳边低喃:“别哭,这是给你了吗?”

因为前戏充足,所以进得很顺利,除了被慢慢撑开的饱胀感,并没有让她感觉到太多适,只有小腹阵阵的酸,声声低吟自禁地从唇间溢。

她的声音令他更加激动,开始深浅的起起伏伏,“再多叫些给我听……”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