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6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么?”

傅臣商咬牙按着她作小手,“想清醒时候后悔。”

等了么久才等到她重新信任自己,怎么可能因为时难耐毁掉这切。

“可是很清醒,信可以考,要然摸摸看,已经退烧了。”说完就拿起手掌贴在微凉额头,说话条理也很清晰。

见依旧无动于衷,安久有些气馁,被戳破皮球样耷拉着脑袋,方才容易鼓起勇气消失剩。她消沉模样令焦急已,傅臣商站在距离她半臂远方敢碰她,整个身就像是拉满弓般紧绷着,声音沙哑得濒临崩溃,“确定?”

“确定。”安久赌气扔句,打了个哈欠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整个身就腾空了,安久惊呼声,意识搂住脖子,反应过来时候已经躺在了客厅沙发上。

傅臣商整个人就跟活跃期火山样随时都在爆发边缘,安久被压在身,乌发洒满了身后白色靠枕,双手贴着,感觉到心极快,健硕肌肉在极度压抑之异常紧绷……

安久看着傅臣商张完美得天|怒人怨却似乎快要兽化脸,咽了吐沫,身子往上缩了缩……

突然有些后悔主动惹火了。

只是,她刚要开说话,张嘴头就被给极其准叼走了。

傅臣商将她滑溜小在嘴里重重了,与此同时,只火热掌从浴巾方探了去,先是在内测轻轻抚摸,接着探到腰部或轻或重揉,最后路往上,直到拢住她边嫩乳,掌心顿了顿,然后有些失控重重掐揉着……

安久敏感紧紧绷着脚趾,手用力太重,她被揉得有些疼,感觉到自己在掌心里被按压成各形状,时之间羞得面红耳赤,可是根都被得发麻,什么都说来,只能“唔唔”抗议……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