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师徒寒潭练♂功,一本正经地zuo不正经的事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白浔出生十五年,也入门十五年,自记事起认得的就是师父纪明惜,从穿第一件衣服起就是纪明惜亲手给他系好衣带,在第一次拿起剑之后,也都是纪明惜握着他的手一招招教会他。

他记得第一次御剑,第一次小轻功,第一次学会剑术,第一次在师父面前将自己所学全部展示出来,在新雪时候随着落雪一起舞剑,而后停在师父面前,告诉师父自己已有小成。

那时候师父照旧是寻常时候的温柔笑着,又把他拉过去,细细瞧了好一会,才笑得更开心,捏捏手夸奖他。

雪落在手上,但是师父的手很暖。

所以每当回想起那时候,白浔记得的都是那掌心的温暖,而不是身外的浮雪。

一如现在一年后,他在冰水寒潭边立着,身上冻得发抖,周围的冰块剔透得令人生寒,但是当师父笑着走来,他又觉得暖了起来。

师父穿着的照旧是翠竹青葱,在哪里都是春天的样子,在哪里都是谦谦君子。

白浔就站好,看着纪明惜一步步走近,在周遭的冰天雪地里硬生生开出一场春天的温暖。

他低头笑一下,又就着这么姿势,伸手,把自己的腰带解下来。

腰带飘下去,落到旁边的佩剑上,被它束着的里衫也随之散下来,露出白皙的胸膛和肚子,还有半隐半现的两点粉色乳头。

寒潭在山洞之内,洞内无风,那散开的里衫就只在开始晃了两下,又在白浔瑟瑟发抖的时候只微微颤动,随着人的视线怎么盯着,都不肯将挡住的风景显露出来。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