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要好好考虑我阿哈了么?”

玉录玳笑:“当然没有。你不是说希望我能忘记我们之间那点小小的不愉快?虽然那么点儿小事儿从未入过本格格的心,但若你所愿,就这样吧!”

琪琪格双眼圆睁,一连串的不不不就要出口。

可康熙哪儿还愿意给她这个机会?忙正色开口:“既然咱们襄格格大度,博尔济吉特氏,你就谢恩退下吧!”

帝王一声令下,哪儿还有琪琪格再说不的余地?

直接两个带刀侍卫上前,半是搀扶半是辖制地就把人弄了下去。

鼓乐再起,场面很快恢复了和乐。

只是人们再看这位和硕襄格格时,眼神都不由忌惮了几分。那些原本打算盛宴之后请旨赐婚的台吉、王子们也都歇了菜。盖因为玉录玳明言她不会离开京城,四个字娶不回来。想要凑成一对,那就只能长留京城。

而他们能当稳台吉,想要顺利从王子变成王爷,光靠康熙的一纸诰封可不成。

既然事有不谐,谁还愿意把自己脸面生生扔在地上任人踩,只为娶个和离过的弃妇呢?

有,那也是不明就里的。

比如这会儿还在准备中,准备勇夺第一名的阿木尔。

所谓的教駣,即骑生驹,这是宴会上扎萨克蒙古为皇帝准备的最后一项表演。生驹,指那些年三岁没有被驯服的马匹。按照传统,两岁生驹不能上马鞍,三岁便可以教駣的方法加以驯服。

《周礼·夏官》中即有庾人“教駣攻驹”的记载。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