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想到阿玛他……”

他居然假传岳兴阿落水濒死的消息,要把额娘当妖孽给除掉。

岳兴阿还小,不懂大人世界的残忍利用。只知道若非自己,额娘绝不会再踏进佟佳府半步,因此上心中充满了愧疚自责。

道歉都要引经据典,背段《论语》什么的。

玉录玳简直都要被小孩儿惊呆了!

等了许久,也没见额娘如往常般心疼地搂着自己,各种嘘寒问暖甚至跟着一起掉泪儿。岳兴阿这心里就很有点不安,急忙忙从玉录玳怀里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问:“额娘……这是怨上儿子了么?”

这小孩长得好,早在初初见面的时候,就曾把玉录玳萌出一脸血。

明知道他可能子肖其父,是个小白眼狼。也一心想打好关系,却被教训了一耳朵弟子规。

现如今……

玉琭玳也还知道这是个小白眼狼,说不定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权衡利弊。

但当他那双水润润、黑黝黝,犹如水洗过黑曜石的眼睛可怜巴巴看过来,玉录玳还是没忍住沦陷了。抬手rua在他的小辫子上:“没有,怎么会?天下间,哪有真心怨恨自己儿子的额娘?”

“你才豆丁点大,能有什么错?有,也是我们做大人的没有给你树立好榜样。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嘛,不干你的事儿!赖你爹。”

见小人儿紧绷着小脸,满满局促。玉录玳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起的话大概、可能、八成不好接。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