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8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了,再这么去估计离苏绘梨场也远了……

想到,天居然会这么巧遇到宋安久,这大概是天意。

无论如何,她决定冒险试。

林萱深气,看着她,问:“还记得你和苏绘梨同时被绑架次吗?”

安久点头,她自然印象深刻,只是懂,林萱明明很怕她会追究,为什么这个时候又要提起这件事拉仇恨?

如果说傅臣商是强迫性重复记忆,她应该就是属于选择性遗忘,场死里逃生直是她沉在内心深处被光明所压制住最黑暗记忆。

压制住了,却代表存在。

林萱回忆着叹:“当时她被了药,傅臣商竟然都没碰她,开始我还以为次他们发生关系了,苏绘梨也确实是这么跟我说。是,后来她喝醉了无意说来,我才知,傅臣商跟你结婚以后居然次都没碰过她,包括她被绑架次……”

“……”

“也就是次,傅老爷子看你伤得这么重,雷霆大怒,也后悔了,顾所有人抗议,当场就要解除个契约,说是只要傅臣商放了你,跟你离婚,百分之二十股份还是他……”

安久眸子里闪过震惊,当时她应该还在昏迷,对于发生这些丝毫知情。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后来呢……

安久正解,听得林萱说:“傅臣商拒绝了。所以,契约继续。”

“……”

拒绝了?为什么?从所有人抗议就能看来这对于傅臣商而言是占了多大便宜,情况,她想他拒绝理由……

“我会知这些,也都是苏绘梨当初告诉我。”林萱看到安久脸难以理解,顿了顿,继续说,“谁也猜透他真实想法是什么。后来我跟苏绘梨起分析了,无非就是两,是意图追求更大利益;另是,上了你,想要将错就错。”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