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8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边手臂,手足无措解释,想到傅华笙恶作剧就忍住低咒声,“该死……”

安久闻言也稍稍冷静了,垂眸言。

傅臣商目光极穿透性在她身上连了圈,很快便强行移开,“怎么会来这里?”

听到这句话安久就暴发了,激动把他推开。

“擅自揣测我心意,又擅自把我推给别人,傅臣商,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还说什么要辈待在我牢狱里服刑,结果还是半路越狱!

我爱你,只因为你是你,我爱是你这个人,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跟我和其他人有没有可能更没有任何关系!

你特么认为我会跟个自己根本爱男人起活,亲吻、)7C爱,给他孩?甚至,现在还卑微把自己打包了送给你?”

安久再也说去,转身就去卧室里拿衣服和包包,他就这样声响避开自己,完全给她解释机会,这些天她每时每刻都处在惶惶安之度过。

傅臣商听到她话之后就已经呆了,亦步亦趋跟了过去。

安久堪当着他面换衣服,直接把外在了外面。

是,真要走时候,对上他和以前样熟悉温柔目光却又怎么也挪开脚步了,只觉得眼眶越来越酸涩……

傅臣商叹息着将她揉进怀里,“就能再多哄我句吗?你知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久?”

安久抽了抽鼻,“你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听,你要是告诉我你想听,我可以说给你听啊!”

傅臣商苦,要是经过这件事,她哪能这么坦率,还知道哪天才能听到她再对自己说句他最想要挽回话……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