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6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痴吗?”

然后沈焕就泪流满面的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刚才那句话等于打自招。

件事他压在心里太久了,每看到她次都要煎熬次,仅因为他身为医生要替病人保密,傅臣商也特意交代过件事许告诉安久,他能怎么办?

其实刚才跟薛皓进去之前他让安久找间催眠室去休息并随说说,而有意为之。

本来傅臣商已经久没来了,他才放心来没有再想事,头疼的傅臣商况刚开始犯病了,甚至还有比之前更严重的趋势。

他直忧心忡忡,加上天看到安久居带着薛皓起来了,误会了她跟薛皓有什么,同时也想当然的以为傅臣商些天病复发跟件事有关,斟酌之他还给了安久那个提示,也能确定安久到底会会发现。

现在看来,她发现的比他预料的还要多……

“还有什么话要说?”安久看着他问。

沈焕挠挠头,示意她坐,“说,我说,全都告诉还成么?”

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泄露了病人隐私,他也为了病人的健康啊。

想到里,沈焕安心了些,理了理思绪,尽量简单的跟她解释道:“说深了也懂,往浅里说就PTSD。”

“什么东西?”

“创伤后应激障碍,就人遭遇重大压力和刺激之后的后遗症。后遗症的表现方式有很多,大分表现为选择性失忆,傅臣商强制性回忆,最明显的症状就严重失眠……”

安久神滞,重大刺激?她堕胎的事吗……

回想起当时他的紧张惶恐,甚至跪哀求,而她,根本就个字都信……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