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2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见他还敢朝自己伸手,安久警告地瞪了他眼,然后走过去把他的衬衣袖子卷上去查看了,果然白的绷带已经渗了血,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伤还有没有给牵扯到。

刚才厮异常忙碌,忙碌到左手完全不够用,连只受伤的右手也不放过,双管齐对她上其手,架势简直恨不得多头六臂来。

安久只觉得头疼欲裂,无力扶额道:“傅臣商,你安点会死吗?都伤成样了还不消停!我刚刚才跟你说受伤的手不要乱动!你是不是成心的?”

傅臣商看着她,表挺无辜,“可是……我不动的话,你就会乱动……”

安久差点没被他给气死,“你还有理了!”

傅臣商推着轮椅到她跟前,小心翼翼地虚搂着她的腰,吃准了她不忍心推开自己,得寸进尺地把脸上最后点白的剃须泡沫也蹭到了她衣服上,“醒来之后,直都没办法跟你单独相处,你知道我多想像现在样抱着你吗?”

安久嘴角了,“所以你承认是故意把我骗过来的了是不是?”

“是真的要刮胡子。”傅臣商本正经地回答。

“刮你个头,剩的你自己搞定吧!要么你就样去!”安久看着他脸上还有几处没刮干净的地方,显然不准备善后了。

“不去……”傅臣商叹息声,“我不想回医院了。”

安久眼看破他的心思,“你不回医院想回哪儿啊?你身上的伤每天都要换药,脑袋的伤还有至少两周的观察期,在可没人管你!”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