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6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

“哪里变态了?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两人吵吵嚷嚷站在别墅门开了门。

刚迈进去步,傅华笙就用袖捂住眼睛鼻子退了来,“作死啊……”

冯婉慌慌张张顶着烈的烟酒味进了屋。

烟蒂,酒瓶,纸张……室凌乱。

因为厌恶陌人进入自己的空间,他向来不用钟点工,都亲力亲为,而如,这里也不知已经有多久没有收拾。

离婚之后,安久便没了踪迹。

在医院打完胎,两人便去了民政局办手续,手续办来,他扶着她在路边坐,她要喝水,他便去买,再回来,她已经消失不见,没有留只言片语……

他站在原,云淡风轻,没有丝毫讶异,似乎早已经猜到,她么温柔对他说:“傅臣商,想喝水,帮去买不”,即使知道她故意支开自己,怎么可能拒绝这温柔?饮鸩止渴,无法拒绝……

后来,在城北买了套别墅,再没去过朗曦园和老宅。

年来,老爷子陆陆续续放权,时至日,他无疑已经傅氏集团的实际掌权者。

当日,子落错、满盘皆输,份,继承权,家……

不想,到头来竟峰回路转,老边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

终于得到他想要的,不过以失去颗棋子的微小代价。

……

……

冯婉心疼得几乎落泪,边收拾屋子,边哽咽,“就知道会这样……如果不这个时候过来,怎么可能看到他这副样子……”

傅华笙挠挠头,走进卧室,的药瓶和酒瓶滚落在起,触目惊心。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