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2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哑,令人心疼。

他熟悉气息瞬间让她安心来,告诉自己,切都演戏,那个女人在外人面前再受,婚礼再隆重又怎样?还样要被送离,还在新婚之夜被丢,留,胜利,得到这个男人,只有她苏绘梨。只有她……

楚陌自嘲嗤笑声,就算自己说千百句,也抵过傅臣商个拥抱个眼神,即使他什么都做,只在她视线范围现,她眼便再也没有自己。

得到永远在***动,被偏都有恃无恐。

“别忘了明早电影首映礼。”楚陌留这句,以及离开背影。

-----

抢救结束,傅臣商和医生详细了解了病。麻醉过后,苏远醒来,第件事就要单独见傅臣商。

傅臣商安了苏绘梨句,进了病房。

苏远选择保守治疗,没有过化疗和手术,所以人看起来只比较瘦弱。

“有什么话先养病再说迟。”

“你用安,自己身体,心里有数。也早就让医生跟说了实话,最多还有三个月。有些话,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苏远言辞豁达,丝毫没有将死之人颓态。

“您说。”

“你知,唯放心只有这个女儿,绘梨格和她母亲样,凡事争强胜,力求完美。”说到这里,苏远神无奈。

“当初,也被这点引。”傅臣商坦言。

“那现在呢?”

傅臣商顿了顿,“现在……自然也样。”

“天绘梨来跟哭诉,说你娶了别女人。”

傅臣商言。

苏远却似看透切,“阮筠孙女吗?你家老爷年轻时候那点事,还知些,也大致能猜到你打算。只,这世上有太多你无法确定因素,永远要太过自信。做人还要留有余。”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