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21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到处,胳膊搭在外面,巧的锁骨,睡容香甜得让人不忍唤醒。

从当初的身奇葩令人不忍直视,到眼前足以诱惑到男人的小女人,手将她调教成这样,虽然还只半成品,已足够令他感到骄傲以及不容他人染指。

天他们的婚礼,而天之后,他们就将分离。

呼紧,手臂不受控制将她带进了怀里。

安久随遇而安挪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安睡。

[再说你真的太抬举傅臣商了,我没有你想象中的么在乎他……]

[我怎么可能喜欢个老头子啊……]

言犹在耳,临走之前也不忘气他。

而她没心没肺的睡脸更让他气。

将她摁在怀里,低头吻她的唇,直到她无法呼被迫醒来。

傅臣商这才满意了些。

“傅臣商你再这么纵欲去会早衰的真的会早衰的而且对肾不我不骗你我真的不骗你别再来了我的药效早就过了再继续我就要中毒了……”

安久连个停顿都没有,念经样迷迷糊糊气说完。

“就给你只有我才能解的毒……”最后个字音湮没在她前的柔之上。

安久想把他的脑袋推开,无耐厮太无耻,跟个缺奶的孩子样咬着不放,她越推就被扯得越疼,于只得伸腿乱踢,很快就被镇|压。

薄被的身体未着寸缕,实在给他提供了极的便利,掌顺着腰线滑便来到了危险带,越过山坡,穿过丛林,在河泽肆意欢畅游曳……

手指拨开最后的遮掩,蓄势待发的利剑驱而入……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