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1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起,因为实在太可爱了,所以忍住就调戏了。

结果意外的,傅景希的脸绯红片。

过,她绝对知此刻自己的每句话都字漏的传到了某人的耳中。

公寓楼,傅臣商斜靠在车身,耳廓上挂着蓝牙耳机,笑肉笑地看着六楼窗的位置——“宋安久,你有!”

安久还毫知危险即将降临。

“你会当真了吧!我跟你开玩笑的呢!”安久讪讪。

作孽啊!太纯了,害得她都意思耍流氓。

“安久,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傅景希的表和说的话样严肃。

安久抹了把额上的汗,觉得有些干燥,随手拿起床头的水杯咕噜咕噜喝完。

“你知我根本可能和别人这事,所以才亲身上阵?”安久问。

傅景希言语,等于默认了。

安久叹了气,“可,景希,你只知我最想染指的你,可我最能染指的也你啊!”

“我说过,可以侵犯。我并神。”傅景希露个有些负气的表。

“这辈子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已经很满足。景希,你没必要为我到这步,真的……”

染指了你,然后呢?公布,让傅臣商脸上无光,鱼死网破,逼离婚吗?

傅景希觉得这完全有可能,因为在老爷子已经同意离婚依旧给百分之二十股份的况,依旧肯放手,傅景希只能归结于对自己物品的占有欲。

知这方法伤敌千自损八百,,无论怎样的结局,都比个结局要。

安久自然也明白的用意,苦笑,“我知你的意思,对付只能用非常手段,只能触及的底线,恶心到把自己的名字和人联系到起都无法忍受的地步。”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