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样的,严谨克制,内敛淡漠,轻易表达自己的感馀。

可,昨晚个看似短暂,看似平常的电话内只有三句对话,却彻底摧毁了她所有的认知。

她能听他应该喝醉了,他竟能容忍别的女人在他喝醉之后亲近他,他竟能容忍个女人用样无礼的语气和他说话,他竟能样亲密无间地与她***……

他怎么可以!

原来他竟也有热的面,但却对自己。

这十年她到底算什么呢?

“傅臣商,你爱过吗?这十年来,你到底把当什么?”

傅臣商走过去,接过护士手里的药,替她着因为强行掉针头而受伤的手背,然后示意另个小护士给她打镇静剂,旁的医见状也急忙小心地走上来给她身体检查……

病房里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苏绘梨静静看着他,丝毫反抗,复先前的歇斯底里。

“既然要让死心,为什么要来……你为什么要来……”

傅臣商扶她躺,替她盖被子,“要多想,养病。”

要多想,要多想,养病,他就只会说这句话!

拒绝也接受的姿态,看似温柔地避免她受伤害,但有时候温柔更能杀死个人。

她受够了他这样的清楚,依饶地问,“你只怕的伤了,怕赖着你,怕亏欠吗?”

处理伤,傅臣商把药还给旁的小护士,小护士正发呆看他呢,时之间没接稳,东西掉到地上,急忙慌慌张张地捡起来。

最终苏绘梨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就渐渐失去了意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