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重。

“你自己想想!”冯婉叹了气,她知道自己说都懂,不懂她,她越来越不懂自己个儿子在想些什么。

“安久住在不妥。”傅臣商终于开,却句不相干话。

知道意思华笙和景希都经常住边,冯婉白了自己儿子眼,“怎么不妥?哪里不妥了?我看妥妥!也该给你危机感!”

傅臣商:“……”

--------------------------

傅臣商回到卧室时候安久已经睡熟了。

睡觉疗伤最方式。

傅臣商在床侧坐,安久体顺着沉方向滑到了边,暖暖温度贴上刚了夜风体。

大掌在距离她脸颊还有半指方停住,收回。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然后起走到窗前。

安久第天早上醒来时候差被呛死。

屋烟雾缭绕,窗前遗世独立背影似乎秒就会羽化成仙。

安久瞅了眼烟头,默默吐糟,家伙难道夜没睡?烟不会去吗?非要把房间弄得跟炼丹炉样,要祸害谁呢!

安久趿着拖鞋绕到傅臣商前面把落窗整个打开透透气,然后去卫间刷牙洗脸准备上学。

傅臣商本来面对着窗,改作背靠窗沿,看着她刷牙洗脸,翻找行李,换衣穿鞋……

“放学回家住,不用来边了。”

安久正系鞋带,闻言抬头,“妈说?”

“我说。”

“妈让我在里住。”

“你听谁?”

“听妈。”

“……”

安久不觉得有哪里不对,难道你不用听你妈吗?

“罚款我会想办法还,不正当劳动所得就可以?”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