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听到这话安久竟也不气,概是早就有心理准备被排斥和误解,心平气和反问他,“你是说我不择手段爬上傅臣商的床还逼他娶了我是吗?”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纪白耸耸肩。

安久“嗤”了声,“我倒希望自己有这本事,你是太估我,还是太低估傅臣商,你觉得你兄弟的床是这么好爬的吗?”

纪白怔了怔,然后叹,“就是因为不好爬,所以我才会对你这么感兴趣啊!怎样?我刚刚说的你真的不准备考虑吗?我们私交易,我保证哥他不知!看样子你嫁给他之后也过得不怎么样,有送上门的赚钱机会干嘛不要呢?”

从傅臣商在金钱方面对安久的管制来看,纪白还是有理由相信傅臣商只是时被骗,所以回过头来发现之后还是对她很戒备的,至少本没让她掌钱。

这个解释他还比较能接受,又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有待步探查。

安久这回是彻底懒得搭理他了。搞不好自己随便说几句话都会被他各添油加醋写到杂志上去,还是少开为妙。

病房内。

苏绘梨脸苍白得像张白纸,眼神木然,直到看到傅臣商才恢复了些神采,“Evan……”

“感觉怎么样?”

“我还活着……”苏绘梨看着白的天板,听着仪器滴答滴答的声音,恍惚呢喃。

“医说你没事了,好好休养,不要多想,其他事我会帮你处理。”

傅臣商极少用这么小心柔软的语气和她说话,尤其是在分手以后,竟让她眼眶有些酸涩。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