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虽然早就习惯了这副对谁都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心里还是很挫败,晚甚至连看都没她眼。这个男人还真是如既往的难搞!

几个小时后,苏绘梨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着远渐渐亮起的天空,傅臣商直陪坐在身边,六钟的时候抬手看了眼手表,然后站起来,“自己走还是要我抱?”

苏绘梨的脊背微微颤动,轻咬嘴唇,半晌后缓缓扶着红色的塔柱站了起来,脚果然已经麻了,站起的瞬间脚底传来尖锐的疼痛,她只是死咬着唇声不吭。

傅臣商沉默着扶她坐,然后俯身子熟练替她按摩小。

苏绘梨仰起脸逼退眼泪,原来还记得自己什么时间会从梦游里醒来,记得她会脚麻。

彼此那样熟悉的两个人,如相隔咫尺却已天涯。

还是会来,还是会做好切保护她,还是会守在她身边,甚至像现在这样屈尊降贵替替她按摩,切都样,但这只是镜水月,切都回不去了。

“够了。”她猛然推开,面容苍白,脚步虚浮得几乎不沾,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步步着楼梯……

傅臣商言不发跟在身后。

终于走到塔底,她几乎脱力。

“上车。”傅臣商打开车门。

苏绘梨背对着,“走吧。”

“上车!”重复。

“我自己会回去!”

傅臣商面无表直接将她拖进车里,看似动作粗暴,却完全没有痛她。

车子平稳行驶在清晨的公路,明媚的光,清新的空气,为什么她却觉得如此压抑。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