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忙不迭把东西全都扒拉到怀里。

个猥琐男人!

“你东西有什么是我不能看。”

厮又开始唯我独尊气场全开。

“解释。”

都人赃并获了,她还有什么好解释。

“既然放弃自辩,那我就直接宣判了。开学之前给我织件衣,数学物理化学公式要倒背如流。我会检查。”

“我抗议!”

“抗议无效。”傅臣商说完就把书扔进箱子里,然后把箱子抱走。

安久紧张道,“你要干嘛?”

“销毁赃物。”

安久着杀人般目光垂死挣扎,“围巾可不可以留,我织了好久……”

傅臣商怒极反笑,“居然在我眼皮子底给别男人织爱心围巾,分开每天,天条……真够有恒心啊!念书怎么没见你么持不懈?还有,是什么?从来不主动读书却为了我刻苦研习,么想对我始终弃?”

安久自知有错,“我会改。”

看在她认错态度良好份上,傅臣商怒气稍敛,“知道明天该怎么吗?”

“我会好好表现。”

“些呢?”

“我自己去扔。”

走家门,安久脸纠结抱着箱子站在垃圾桶跟前。

那些围巾是她偷偷躲着傅臣商,趁他不在家时候织。每次都能让她心烦意心平静来。

现在让她扔掉,真是不舍得。

可是,有些本就不可能属于自己东西已经贪恋太久,也是时候放手了。

“噗通”像心声样,箱子坠进了黑洞洞垃圾桶。

安久怅然若失,又如释重负。

就像傅臣商说,她已经结婚了,即使并没有那想法,也不该那些事。被发现给别男人织围巾还织就好几十条,没有抽她已经是发慈悲了。当然,不排除由于他刚刚“吃饱喝足”心很好。要是平时,顿打是免不了。想到她有次犯跟他对着干不时完成作业结果被在沙发了打了几十股她就忍不住菊花紧。太凶残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