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安久调归调,但也是开始就么叛逆和暴力,直到她认清没有个人会帮自己,才知想要被欺负就只有变坏,只有去欺负别人。她别无选择,只能用样方式保护自己。

她质特别容易发烧,而且每次都是来势凶猛。自从外婆死后,些年唯在她高烧时候照顾她也只有傅臣商而已。

宋兴国意外之外地没有大发雷霆,毕竟是亲女儿,她脾他还是早有准备。

宋兴国抬了抬手,两个高大健壮黑衣保镖迅速挡在门。

安久波澜惊地扫了眼两个保镖,“宋兴国你还真是无时无刻在刷新你限。”

宋兴国知自己说过个牙尖嘴利女儿,直接面色鹜地示意两人动手,显然是软行要来。

宋安久嗤声,轻而易举地避开了其个保镖试图抓住她手腕大掌。保镖开始只当是巧合,几招来神越来越惊愕,于是严正以待,敢再轻慢。

宋安久个只有六零身高小姑娘居然和两个八零身高浑身肌专业保镖打得相上还差让她逃走。看似瘦弱但挥拳有力,招招都是人软肋,更难得是身手灵活矫健,完全按常理牌,把两人耍得团团转。

眼见着两个保镖撞作团眼冒金星,宋兴国终于忍无可忍地和其人对了个眼神。

宋安久只觉太穴凉,其个保镖掏把黑色枪抵住她额头。

前刻还甜言软语,此刻却让人拿着枪指着自己亲女儿。

宋安久沉默地站在里,呆呆地看着宋兴国,目光空洞洞,里面似有光亮迅速陨落,只剩茫茫片黑暗死寂。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