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要杀要剐随便”幽怨气场。

傅臣商洗完澡,从冰箱里拿瓶矿泉水喝了几,神清气坐到她旁边,“怎么不说话?头被猫叼了?”

湿气息子侵袭了她官,宋安久子僵了僵,自发自觉接过手里巾替擦湿漉漉头发。

傅臣商也不拒绝,任由她伺候。

宋安久憋了会儿实在憋不住了,“傅臣商,给我个痛快吧!”

战场被俘勇士般大义凌然。

傅臣商捏了捏矿泉水瓶,语气温柔得很,“怎么会?难得宝贝如此拼命努力动脑为我设局!当然该疼!”

宋安久负气,“能别这样怪气吗?晚事情是我安排,反正不是没成吗?”

傅臣商笑,“哦?如果没有运气比更差傅华笙垫底让成了呢?是不是特别开心我上别女人?”

宋安久紧抿着嘴唇不语。

“宋安久,是不是脑残?”

句话气得宋安久破功,差把头发全给揪来,“谁脑残了?”

觉头传来阵疼痛,傅臣商斜睨她眼,沉声,“手也残了?”

宋安久深深深呼几次才压火气,收了手上力。

傅臣商她手里巾,“不是脑残是什么?只听说过妻子千方百计留住丈夫心,听过谁费尽心机把别女人送到老公床上还拍照留念吗?我英俊多金无不良嗜比大八岁可以很照顾对严厉也是为了走上正确路娶是保护不受伤害,到底哪不满意?”

宋安久绞着手指个字都说不来。

“这么大年纪了还学小孩子玩叛逆期,幼稚不幼稚!”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osadfun.net

(>人<;)